开店大师抢夺人商标败诉

 

  我是美味王集团的廖梓豪,在今天台湾这样的产业价值观里,我们来谈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无耻恶劣的商业行为!

 

  我1991年从日本学习归国,一开始并没有投入餐饮专业领域,因为我一向热爱我的艺术工作,但是回到台湾之后才发现,餐饮业是一个平民百姓改变生活试著获取富裕,很平价而直接的方法与工具,因此我虽然没有发挥我的餐饮专业,但是却私底下无偿免费的协助很多朋友发展餐饮事业,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开店大师的王添政与陈秀珍夫妇,希望我能去他们公司辅导他们并处理当时一群业务的问题,为了不让当时的张朝杰经理发现,才以美工人员的角色混进去,并在三个月内掌握公司,除掉所有的业务,这可以调出业务集体离职资料就可以证实我说的一切是事实。

 

  期间,为了处理供应开店大师原料的桃园与高雄原料工厂的问题,今天开店大师你们原料是不是自己生产自己心里有数,为了不被控制,我从你们什么都没有把我所学全部的传授给你们,教你们制作原料教你们怎们整店规划怎么辅导客户,把你们当成自己的亲人看待,但是王添政、陈秀珍、王上彬你们有把我当亲人吗?

 

  一开始从你们口中听到历任业务都是如何的背叛你们,怎么迫害你们,还好意思的在我面前哭诉博取我的同情,去对付跟我现在一样感觉的业务,我现在感到很后悔,怎么这么轻易听信你们这群人的鬼话,现在我终於明白是业务不好还是你们大有问题!而我今天的报应也是我太过於相信人只听片面不去查证的下场,就让社会作为借镜看清你们这些人!

 

  王添政利用我的同情心,竟然安插三个业务经理,李易霖、曾泰源、杨昆田,假借家里困顿希望我能协助创业尽速改善经济,我竟然把他们当成手足,全部我自己出资协助他们创业,期待他们能获利成立公司,但是后来想想这些人早就密谋设计陷害我,赚了钱却从来没想过拿钱出来正式成立公司,三个人藏在我的身边了解企业经营机密并搜集资料,竟在两年后回到开店大师企业,并且受到王添政在网上公开赞扬,明指这三人搜集资料提供给王添政,让开店大师可以向我提告,并且利用这些业务经理到处散播毁损我的商誉与信誉的鬼话,这些事情目前我都公布在网上,大家只要搜寻一下王添政、王上彬、陈秀珍等都可以看到我传上去的事实,这群不肖业者还到处宣称我是去当你们的美工,你们不会脸皮太厚吗?看看现在我们的差别,我大陆、东南亚都有工厂,我的身分与条件会去当你们的美工,要不是陈秀珍向我哭诉代工厂与业务的刁难,你一千万也请不起我!

 

  这些年我利用专才在全世界协助客户创业,我并没有因为被你们这群不肖业者陷害利用就改变我一贯协助弱势的态度,也感谢全球客户对我的支持与肯定,我一再坚持用最好的品质贩售最低的价格,用心的取得各式的专业认证及回教HALAL认证,能不获利就不获利一直在国际设厂就是为了减轻我们国人在海外经商的成本与压力,美味王一再的信念与坚持都是期待我的客户与消费者能够从餐饮业中获得安全、健康与幸福的未来,但是今天回国却发现这么多的业者向我抱怨,你们美味王在哪里,为什么我们都不能即时的认识你们,不但被骗还要花费更高的金额去购买比你们差的原料,原来这些年台湾还是存在这样的恶质文化,因为怕你们认识美味王之后会转单,一开始就会要求你们签合约,大玩文字游戏,我们1200克包装的产品售价,他就故意把他装做1公斤装,而且还把售价硬生生的贵人家三四成,大家知道吗?跟这样的厂商合作,你未来如果要从事连锁事业,试问你的连锁店未来取得的价格将面临如何的高价你知道吗?这样你於心何忍呢?

 

  今天我更要说当时离开开店大师就是因为当时我个人认为售价不是我能接受的,有一次我协助送货收款,当时对方是一个单亲家庭,一个单亲妈妈带了一个孩子,其实他已经欠了一次货款,我当时是要随货收取货款回公司,这位妈妈其实已经准备好货款要给我,但是当我听到孩子告诉妈妈,老师一直在催促午餐费什么时候缴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是会选择相信还是觉得那是演戏的,但是当时我选择请妈妈鲜把午餐费缴了,我不知道开店大师这群人是什么出身,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从贫困非人的生活环境长大,我告诉我的团队,赚钱人人都爱,但是一定要摸著良心,感同身受,要时时刻刻仅记载心美味王的创业宗旨「将心比心」。

 

  没错每个人的投资成本不同,当然售价也会不同,但是我希望大家有空可以来美味王集团坐坐,看看我们的投资成本,我们能为什么你不能?

 

  大家看看以下的台湾智慧财产法院的判决,当时还三台新闻联播,媒体大幅报导,我於1997创立的3茶5味,及抢鸡王商标,已经免费协助弱势创业使用在先,只是於辅导开店大师企业经营过程中提供善意使用,但是开店大师王添政、王上彬、陈秀珍等人,却无耻的想利用我曾经任职,意图抢夺我多年的努力成果,最后是台湾智慧财产法院还我公道,上面大家看清楚法院查证开店大师从没有使用过或是努力经营过上开两个商标於餐饮业中,却只是贪婪的想利用我的良善利用一群冷血的律师,竟然想不劳而获的侵占我的智慧财产,如果不是台湾智慧财产法法院为我伸张正义,试问大家上网看看开店大师这群人是用什么手段对付这位曾经用心帮他们创业经营公司的人。


  过去大家会说各说各话,如今大家去比较看看,我们目前相差有多远,有可能他们比我专业吗?现在是哪一个公司去偷哪一个公司资料是不是已经很明显,我要奉劝王添政、王上彬、陈秀珍、记得你们说过的话吗?人在做天在看,不信不会有报应,就让社会大众看清你们这种公司?